瘦竹

See you, my only

【周叶】不夜城 01

卧底周×??叶

欢乐逗比向,摸条鱼>3<


01


不夜城是城北一间有名的夜总会,老板姓李,是城北的老大。

李老板在道上绰号李大肚,一是因为他确实有张圆滚滚的大肚皮,名副其实,不是伪劣产品;二是因为他号称自己大肚能容,是有大气量的大人物。

李老板听见大家叫自己李大肚很高兴,以为大家这是认可了他的大肚量,其实第二个原因只有他自己当回事。


李大肚手底下有个二把手,叫周泽楷,道上诨名城北一枝花。一是因为人家长得好,招惹了广大少女少男的爱慕和嫉妒;二是欺负人家不爱说话,花来花去的,憋死了十个周泽楷也没法反驳。

道上的...

【周叶】自我走后 08

转(4)


周泽楷领着齐军舟车劳顿,一路跋涉远赴宁阳。

宁阳路远,齐地相隔千里,周泽楷担心急行军反而挫了锐气,后来也渐渐放缓行军速度,途中有急有缓,是以齐军成了最后一支抵达边关的军队。

却没想到前来相迎的竟是宁阳王本人。


五原是宁阳乃至天朝版图上的最后一座城池,极西极北之所,出了城门便是黄沙千里,匈奴蛮荒之地,刮不尽的是风沙,行不完的是兵马。

周泽楷带兵终于军至五原城外,他眼力好,老远就看见城门下候着两三匹马,心下有些疑惑。等接近了,宁阳那边前来领路的人突然示意停下,而后下马行礼,周泽楷才知道那立在城墙下已然久候多时的,原来是宁阳王陶轩。他下马正欲行礼,却已被陶...

6 50

【周叶】自我走后 07

转(3)


江波涛在隔天便将名剑断水并玉璧一道,借鉴赏之名送到了县令府上。

薛县令又是推脱一阵,最后颇为难地表示,赴汤蹈火也得代朋友送到。

第二日,薛县令的软轿一大早就颤悠悠地出了城门,江波涛站在客栈二楼,将窗推开一点缝隙,遥遥地望着,只觉那轿夫和跟在轿旁疾走的小厮,速度快得几乎有些不同寻常,没一会儿就消失在城门外。

江波涛正准备关上窗,却从那缝隙里窥见了李师爷。

李师爷身着皂衣,抱臂站在对街,整个人与阴影处浑然一体,一双眼睛直直地看过来,脸上又是那样阴恻恻的笑容。江波涛心中思量许多,手上的动作却没停,他索性将窗完全推开,朝李师爷微微笑了一下。


四日后,黄昏时...

8 41

【周叶】自我走后 06

转(2)


江波涛跟在他身后半步远,在帐前停了停,也回头望了眼河岸薛县令远去的方向,有人从他望的方向走来,见他立在此处若有所思,便打趣道:“等我呀?怎么好意思让司马久等?”江波涛笑了两声,同他一道走进了帐中。

来人名唤吴启,乃是周泽楷部下其中一曲的曲长,与江波涛差不多也算是同时参军,故此两人关系堪当一句亲厚。他走进帐中,笑意却不减,抬手向周泽楷行了个礼,唤道:“周大人。”

周泽楷回身坐回案前,抬手示意他们也坐。周泽楷虽然平素沉默寡言,尤其沙场上杀伐决断,看似难以亲近,实则是个性情温柔的人,并不讲究上下尊卑,亲近之人拿他玩笑两句也绝不会在意。吴启自然也知道他性格究竟,此时还未坐下,就说:...

2 23

【周叶】自我走后 05


齐云寨盘踞在群山深处,四周呈三山抱水之势,易守难攻。

周泽楷奉命出征带兵讨匪,此时已在附近勘探查验了月余。


自五年前①随周母回到齐地与父亲团聚,几年内周父官运亨通,一路扶摇直上,境遇好过从前许多,周泽楷虽然正当年少气盛之时,却难得并未因身份环境剧变而改了心境,依旧是如常的潜心学习,如今也算是颇有造诣,令周父倍感欣慰,这几年间更是在兵法功夫上诸多悉心指导。

因着周延之功勋卓越、忠君为国的缘故,兼之周泽楷自身也确实才能突出,年初齐王授他骠骑校尉之衔,随父征战沿海讨伐海寇。

海寇此次卷土重来,蓄势待发,合举国之力大举进犯边海要塞海州府②,...

4 32

【周叶】自我走后 04

(5.22:增改一点。)


第二日周泽楷用过午饭,从门缝里探头望了一望,果然瞥见叶秋站在小巷转角,看到周泽楷,就懒洋洋地将手举到肩膀高,算是打了个招呼。

周泽楷眼睛一亮,极安心地将头缩了回去。

再晚一点儿,周泽楷和母亲报备过,也出了门。

午后日头正好,风懒洋洋地起起落落,是恰到好处的温暖和煦。周泽楷怕添麻烦,近些日子很少往镇里走,现下猛然见到摩肩接踵高声叫卖的热闹景象,很是不适应。但此时此刻,当叶秋同他一道穿过熙熙攘攘的集市,偶尔拉他一把,或是替他挡住那些手舞足蹈四处乱划的手臂时,那份不适顷刻间便烟消云散,周泽楷甚至觉出了少许不合时宜的悠哉。

叶秋正侧过头看他,陡然见他盯着自己...

24 42

【周叶】自我走后 03

再次提醒,重要的事情说三遍:

私设私设私设,OOCOOCOOC


隔日周泽楷起了个大早。

他照常地诵读诗文,勤练功夫,看上去和平日没什么两样。他开蒙得早,此时已读过《三字经》《千字文》,周母不久前就指了《论语》给他。谁知他今日读得磕磕绊绊,周母在旁做针线活,随手指了一处句子让他讲,他低头想了半天,只将头埋得更深了。周母索性让他将书放下,结果他一套拳打得错漏百出,步法更是错得离谱,莫说虎虎生威,更像是落荒而逃时的微弱挣扎,拳还未出,力气先泄了一半,可称得上是狼狈了。

周泽楷也知道自己今朝实在是心不在焉,做什么都不忘朝着镇南瞟几眼。他舍不得让母亲失望,强打精神,却始终欠缺了几分专注。...

2 28

【周叶】自我走后 02

(5.9:严谨一点小改个设定。)



周泽楷七岁的时候,和母亲一起迁到了小镇。

小镇没有名字。天子分封七郡,封一字异姓王三,又封同姓子弟四王,以为诸侯列国,各自为治。而小镇恰巧处在齐楚两郡交界之处,齐王与楚王就此地归属多次上启天听,在御前相争多次,却总是难分结果。后来齐楚二王终是达成了一致,就以小镇为界,镇南以南是齐地,镇北以北划入楚王治内。

小镇被默契地忽视了。

小镇此处,无法无治,却大抵是因为没有权势相争,也无土地财产纠葛,意外地在两地之间苟延残喘,安宁地延续了下来。人们在此繁衍生息,小镇竟也日渐变得繁荣,摇身一变成了沟通两地的要塞。

周泽楷...

17 33

【周叶】自我走后 01

不会有太多原作角色出现,OOC雷遍地乱跑。

更新时间不保证,谨慎食用谢谢:D



我是一个道士。

五岁那年家人送我上山,自此拜入青城山这一支。掐指一算到如今也有六七十年之久,堪堪当得上一声老道了。

我十五岁那年从道观下山来,走南闯北一路上,遇见了许多奇人异事,痴情的野鬼,虎视眈眈的家鬼,数不胜数。其间当然也有波澜曲折,在此处暂且先略过不表。

这里要说的,是我将近弱冠那年亲眼目睹的一段故事。


那年,我受人之托前往一座小镇。镇前有一条小河,河上架了座拱桥,岸边有棵杏树,春风一过,就洒下满天满眼的花雨。

我承了他的情,就从关外出发,从北走到...

8 36
 

© 瘦竹 | Powered by LOFTER